沉迷薛晓,不拆不逆。日常洋吹。

【薛晓】哨兵!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3)

与tiga@蝉声正噪 的联文。

感觉像表达的东西太多却没体现出来

最后演变成,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到底在写什么_(:з」∠)_


将早餐桌上的残局收拾好以后,晓星尘把昨晚打印好的日程表递给了薛洋。


薛洋接过表,快速阅读完后抖抖纸张便将其放下了:“一三五去给孩子授课,周六上午九点去见医疗中心检查。你还挺有闲情,负了伤还有余力去照顾熊孩子。”看晓星尘的情况,明显是精神力受到了创伤,若换做是别的哨兵此刻肯定依旧躺在静音室里神游着。


晓星尘倒是一脸淡然:“只是教授一些基础的理论知识而已,在适合的向导到来之前做一些思维疏导有利身心。”


“今天周一。”薛洋...

 

【薛晓】哨兵!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力(2)

蝉声正噪:

*与鸟笼 @花间梗 的联文,她写单数章我写双数章。
*向导洋X哨兵尘,私设如山

    他很长时间以来,都在做着同一个梦。
    梦里是他所熟悉的战场,杀伐、鲜血和尖叫声,一切都是他喜欢的。他的唇角很自然地上扬,怀里抱着他使得最顺手的枪,进入准星的目标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便会倒下。生命在死神的收割前显得那样的脆弱与不堪一击。
    我的梦里,我就是死神!这样的认知令他畅快不已。他享受收割敌人生命的感觉,他享受这种仿佛天地间一切都归于自己...

 

【薛晓】哨兵!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1)

与@蝉声正噪的联文

向导洋X哨兵星   

大概是介绍性的第一章


薛洋被禁足了。

他看着自己的精神体在房间里打滚滚到簇毛都下垂了依旧没有接到下一个任务的通知。


不就是因为上次任务的半途把那个哨兵撇下使其暴走了么,任务他一个人也好好的完成了,那个哨兵也没受多重的伤,至于么。


这种事对他来说也已不是第一次,或者可以说,这已是家常便饭了。在同届向导中他的任务完成率位居榜首,但风评却是跌到谷底,甚有与他共事的哨兵,在与他任务之后回去立马就脱了团,寻到了终身搭档。而那些单身哨兵们,每次接任务时都需祈祷一番,只求...

 

© 花间梗 | Powered by LOFTER